当前位置:此域名可以出售情感把男朋友撩到忍无可忍的话,她忍无可忍
把男朋友撩到忍无可忍的话,她忍无可忍
2022-08-05

“你给我站住!”冯佳佳更是焦急的大喊,然而两人步履坚决,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。

“真可笑,还如果你是莫少?就你一个十八线小模特,给人家莫少提鞋都不配!我看你,还是乖乖当一只小狼狗吧,跟许倾倾那种扑街混,脑子简直坏掉了!”冯佳佳气不过,给候在门口的助理小丹使了个眼色。

许倾倾越走越近,小丹突然伸出腿……

前面就是台阶,要是许倾倾摔倒,肯定会摔个鼻青脸肿。尤其她被那个男人扯着,男人步伐大,她本来跟的就急。

果然,许倾倾脚下一绊,身子向前倾去,只是下一秒,腰上一紧,她整个人被带入一具结实的胸膛。

“没事吧?”莫逸尘关切的问,他的手还扶在她纤细的腰肢上,她的上半身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,隔着衣服,他甚至感觉到令人心旌意摇的两团柔软。

许倾倾摇头,情急之下,她两手抓住他的衣服,把人家抱的好紧。

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,很清新的男人香,白色的衬衫里面,结实的胸膛起伏着,古铜色的肌肉若隐若现。

这样的姿势太暧昧,许倾倾尴尬的与他分开,红了脸。

而那个小丹,则直直跌出去两三米远,坐在地上,扶着腰,正哎哟哎哟的叫着,半天起不来。

刚才真是见了鬼了,本来差点就得逞了,她却莫名挨了一脚。对方出手太快,以至于连小丹自己都无法分辨,到底是许倾倾还是那个男模踢的。

总之,在许倾倾拥入那个男人的瞬间,她径直就飞了出去!

“小丹,怎么回事,你怎么跌倒了?是不是许倾倾推你了?”冯佳佳见小丹不争气,只好假装安慰她,把锅又甩到许倾倾身上,见许倾倾两人要走,急忙喝止,“你们俩站住,打了我的人就想走,休想!”

“对,就是他们两个推的我!佳佳姐,我的腰好疼,是不是断了啊?”小丹会意的说。

“听见了吗?小丹自己都说是你们俩个推的!”

明明是小丹害人不成反害已,许倾倾气不过,刚要开口,手却被莫逸尘捏了捏,只听他淡定的说:“指控别人,请拿出证据,否则就是诽谤!”

“证据?我们当然有证据,小丹就是最好的证据!”

“那就法庭上见吧!”

“喂,你……你怎么走了?”

直到从那个小小的摄影棚走出很远,莫逸尘仍与许倾倾十指相扣,没有半点松开的意思。

“喂……”许倾倾不得不抬起两只紧扣的手,提醒莫逸尘。

莫逸尘抱歉的笑笑,同时松开手。

“小丹怎么会跌倒?难道真是你……”许倾倾这一路也在回想,刚才那一瞬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小丹吃痛的样子不像是装的,她总不至于为了陷害她,把自己摔这么惨吧。

“难道不是你?”莫逸尘同样迷惘的反问。

“我?怎么可能!”许倾倾自己也凌乱了,小丹真是为了陷害她,自己摔的?

能把自己摔成那样,也够狠的!

“管她呢,她这是自作自受!”不想莫逸尘太忧心,许倾倾故作轻松的说。

莫逸尘的手机响了,是白川打来的。冲许倾倾歉意的颌首,他接起电话。

“莫少,拍卖晚宴马上就开始了,我要去接你吗?”

“不用!”

“晚宴上你是要做开场讲话的,迟到的话……”

“让他们等着!”

“呃……好吧。”

“你还有事?”他刚才接电话的语气够拽的,仿佛他是一个专制的决断者,许倾倾不禁有些好奇。

“不急。”

虽然人家说不急,可许倾倾知道,那是客气。她左右张望了下,此处是新开发的小区,公交车还没设,再走远一点倒是有地铁站,她就是一路搭公交和地铁来的。

“你打算怎么回去?”她有点赧然,“真不好意思,因为我,你今天的广告也没拍成。”

“你呢?”莫逸尘笑笑,他本来也没打算拍。

“我当然是搭地铁了,环保嘛!不过,如果你着急的话,可是搭出租车,我可以帮你付车费,毕竟害你白跑一次。”许倾倾说着,打开手袋就要拿钱。

她这么做有点强行挽尊的意思,毕竟,前几天,她还兴师动众的接受媒体采访,借着莫逸尘的东风,大有死灰复燃之势。可随着莫逸尘封锁了消息,她的热度也一降再降,本来洽谈好的广告也飞了,还是当着她朋友的面,简直糗大了。

“环保挺好的,一起吧。”莫逸尘迈开长腿,朝地铁站的方向走去。

他也要和她一起搭地铁?许倾倾掏钱的动作停在那里,想了想,小碎步追上。

“今天真是太不好意思了,那个冯佳佳就喜欢和我作对,她背后肯定做了不少手脚才抢走我的广告,不过,没关系,下次有机会,我还会给你介绍的。”

还要给他介绍?莫逸尘唇角一抽,说出口的却是:“好啊。”

他没有怪她?许倾倾有点意外,冯佳佳已经把她的老底在这个男人面前抖落光了。但凡一个男人,知道她背叛过未婚夫,做过小三,被人拍过艳照,哪怕是假的,心底也会对她鄙夷几分。

她本以为他会留下来和冯佳佳拍广告,或者甩掉她转头就走。

可是,眼前的男人对她的恶贯满盈似乎不以为意,还愿意同她一起搭地铁,走这段不长不短的路,他的涵养令许倾倾心底腾起一股暖意。

“谢谢你。”地铁口检完票,等地铁的时候,许倾倾幽幽的说。

“为什么?”男人转头,那双眸带着探究,澄澈,明朗,如明月,如清辉。

“听了我那些不堪的传闻,还能陪我走完这段路。阿尘,我很感谢你的绅士风度,没有让我更难堪。”

许倾倾强撑的笑笑,莫逸尘领悟到她的意思,再看着她有些勉强的笑容,心中一个角落蓦的被刺痛,他抬起手,想摸摸她的唇角,又怕吓到她,再次放下了手。

“人人长了眼睛,却未必都带眼识人。许小姐,美玉还是砾石,识它的自然识,不识的长了眼睛也是惘然。你说呢?”